< 5b4 script src="//www.chinanews.com/test/fabu/2019-02-01/jweixin-1.4.0.js">

陕西分社正文
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b68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上海
四川
5b4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您的位置:首页
科教文卫
学生有需求 家长有顾虑 学校有担忧 托管班达到要求可营业
2020年05月21日 09:10
来源:
西部网

  西安市中小学陆续开学后,学生对托管班的需求逐日增大,大部分学校目前对此持“不反对但不建议”的态度,不少问题也摆在了家长和托管班的面前。

  孩子有托管需求,但是家长担心托管班的防疫是否合格,送或不送,这是个问题;大部分托管班想复工却遇到阻力,其次,家长摇摆不定的态度也让经营者担心开业后能否支撑下去。日前,西安市相关部门明确,中小学生校外托餐场所(小饭桌)达到疫情防控要求,方可从事经营活动。

  学校条件有限 学生无法午休

  家住西安市碑林区的张先生的女儿今年上初三,4月7日开学上课,中午吃饭原则上由学校食堂送餐,或者学生回家吃饭,不让在外面餐馆就餐,担心人员聚集。学校的快餐价钱并不贵,两荤两素12元,当初张先生毫不犹豫让女儿在学校报名吃饭。

  最近,张先生的女儿说,吃过饭总是有同学说话休息不好,班主任时常监督同学不许说话,安静休息,甚至学校还将14:00上学,提前到13:30,下午提前半小时放学,让同学们提早回家。但是这些措施收效甚微,女儿还是休息不好。

  开学3周后,张先生的女儿下午放学一回家,将书包一撂,就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见此情况,张先生暗下决定,一定要给女儿找一家能提供午休的托管班,吃过午饭让她午休一会儿,即使睡不着,休息一下也能恢复体力。于是, 5ac 谘8浇伊艘患彝泄馨啵芪绮秃臀缧菝吭700元。

  “其实找托管班之前,我心里也有顾虑,现在还在防疫时期,托管班毕竟孩子多,我也担心安全问题。”张先生说,所以他在找托管班时格外小心,看到托管班吃饭的桌子进行了隔挡,以前招收20个学生,现在招了8个学生,就餐休息环境相对宽敞。

  318db06327ee924f3aaedb1137a53d16.jpeg

  长安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检查托管班

  家长想找托管班但有顾虑

  5月14日下午放学时间,在西安市碑林区通义巷一托管班门口,两位老师正在等候学生们放学,学生们自觉有序间隔1米排队,到了托管班会对回来的老师和学生依次进行测温、挤免洗洗手液及鞋底消毒。

  托管班的3个房间内,分别有一位老师辅导孩子做作业。一位老师说,最近,有不少家长前来了解情况,但还都在考虑阶段。该托管班的学生都来自大学南路小学,目前,托管班主要为学生下午放学后提供托管服务。“因为这个原因,厨师很不好招,因为只做一顿饭,工资相应也少一些,很多人不愿来。”

  5月15日下午,在大学南路小学门口,来接孩子放学的陈女士说,她孩子上4年级,之前也是送托管班的,但春季开学后,托管班关门了。“实在顾不过来,我还是得给孩子找个托管班,如今比以前找托管班要考虑得更多了,我已经看了几个,正在选择中。”陈女士说。

  另一位学生家长张先生说,他的孩子上2年级,之前也是送托管班的,但今年开学后,托管班一直没动静,他去看的时候,发现已经关门了。前两天,托管班已经退房离开,架子床都已经装车拉走了。

  在学校周边几个小区里,不少住户表示,小区内的部分托管班已经关门。“我听楼上托管班老师说,停业时一 5b4 苯蛔欧孔猓衷诤貌蝗菀卓盗耍页げ环判模裁谎矗坏霉孛帕恕!弊』怠

  eed9e886725e8a76aa6191eb54ebc8d0.jpeg

  托管班给餐桌设隔挡,配备额温枪

  托管班营业后学生少了

  5月14日上午,记者来到西安市长安区第一小学附近龙文托管中心,这家托管中心有260平方米,门口有工作人员执勤,桌上放有托管学生体温登记、消毒凝胶和酒精消毒湿巾,还有一次性口罩。

  托管班负责人李宁告诉记者,有的孩子一放学就把口罩扔了,工作人员发现后会给孩子免费发一个。该托管中心从1月寒假停业,接着由于疫情影响,4个月没有开门营业,后来物业部门减免了一个月房费2万元。

  随着高三和初三的相继开学让李宁对托管中心开业有了希望,他请专业消杀机构为托管中心进行了消杀,对工作人员进行了培训,他还咨询长安区疫情防控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如何才能开门营业。

  5月9日长安区校外托餐机构恢复营业,李宁按照规定到托管班所在的韦曲街道办进行了报备。报备后,韦曲食药监所工作人员进行食品卫生和防疫工作现场检查指导。目前龙文托管中心已经招收38名学生,而疫情发生前,该托管班学生人数能达到近50人。有的学生家长更愿意让老人帮助带孩子,加上有的家长认为这学期只剩一个多月,不值当报托管班了。

  经营者担忧托管班还能支撑多久

  说起托管班的复工之路,经营者王老先生也是满肚子苦水。“现在社区不让托管班营业,担心出现意外,包括我在内,社区里很多托管班都是偷着开门的,与其这样,还不如让监管部门统一检查,合格的托管班可以光明正大地开门营业。”王老先生说。

  年过六旬的王老先生家住黄河机器制造厂九街坊小区,他是 5b4 幻诵葜肮ぃ6年前,赋闲在家的他在自家房子里开了一个托管班,并在当时的新城区食药监局备了案。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托管班就停了业,不久前周边的中学开学,王老先生去社区咨询能否复工,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王老先生说,现如今,社区里包括他在内几个托管班都在营业,因为安全问题,有时候社区会派人上门告知不能营业。为此,托管班经营者也在和社区沟通,希望这个问题能尽快解决。

  如今王老先生也在担心托管班是否能经营下去。“现在我的托管班里只有16个学生,比以前少多了,收入少了,厨师的工资也低了,人家提了好几次意见,这样下去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王老先生说。

  挑选托管班时应慎重

  记者采访多家学校了解到,目前大部分学校对于学生校外托管持“不反对但不建议”的态度。“我们不反对,但也不建议家长给孩子报校外托管班,因为很难保证每一家托管班都能把好防疫关。”陕师大御锦城小学校长魏展利说。

  正因为如此,日前学生们返校复课后,陕师大御锦城小学为他们提供了1400多张床位。学生们在教室内吃过午饭后,老师会带领他们在操场稍做活动,然后进入宿舍午休。记者了解到,为了解决疫情期间学生的托管问题,目前,西安市不少有条件的学校都会给学生提供午间“全托”。

  “防疫期间开学,校园内的学生管理原则上是封闭的。”西安市碑林区某中学负责人说,中午学校会给学生提供午餐,校外送餐部门也是严格挑选后决定的,选择时教育、卫生、市场监管等部门会严格审查。

  该校负责人称,学校不建议学生校外托管,因为学校不掌握校外托管班的条件,一旦出现意外,不仅仅是个别学生,可能全校师生都会受影响。但是学校条件有限,学生午休 b61 肥荡嬖谖侍猓匝R材芾斫饧页じ⒆诱彝泄馨嗟淖龇ǎ嵝训氖牵M馔泄馨嗔驾黄耄页びΩ蒙髦匮≡瘛

  监管部门一天接160个咨询电话

  长安区市场监管局餐饮食品安全监管科科长田武辉说,从高三、初三复课后就不断接到家长电话询问“孩子能不能去托管班就餐”,托管班的经营者也打来电话询问“托管班怎样才能恢复营业”。一天内他接听咨询电话160个。以前食药监部门(现在的市场监管部门)负责监管托管班的食品卫生,疫情防控期间,托管班要恢复营业,防疫由谁来监管,这是一个新问题。

  日前,西安市长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下发通知,从5月9日起,长安区恢复校外托餐机构供餐服务,疫情防控方面要求托餐机构对招收的学生必须建立信息台账。托餐机构对托管学生进行体温监测并记录,学生在就餐前洗手并用75%医用酒精喷洒消毒。

  托餐机构对就餐的学生实行“分时间隔”就餐,避免集中就餐。托餐机构发现有学生体温异常(超过37.3℃),必须立即通知学生家长带孩子就医并做好信息登记。托餐机构在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将恢复供餐工作准备就绪后,须到辖区街道办事处进行报备,即可恢复供餐服务。长安区原有574家托管班,目前恢复营业258家,托管班复工复产接近50%。

  托管班达到防疫要求可营业

  日前,西安市食安办组织召开了2020年西安市学校食品安全工作春季联席会议,西安市教育局、西安市卫健委、西安市市场监管局就中小学生校外托餐场所(小饭桌)食品安全工作进行了研究讨论。经研究,根据《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印发西安市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中小学生校外托餐场所(小饭桌)达到《西安市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工作方案》疫情防控要求,方可从事经营活动。

  文/图 记者 张毅伟 白圩珑 陶颖

0